钰_备战高考

2018.6.6的高考应届生
这个人很懒,一个月更新一次

对不起,老韩才刚刚进去...

[韩张] 无法克制(R) 上

*太困了,卡车了,对不起QAQ

-我无法克制自己忍住,亲吻你苹果香的皮肤
-BGM:无法克制

韩文清第一次见到张新杰,是季冷带着一群训练营的小鬼们参观战队。整个走廊里飘荡着兴奋的窃窃私语,年轻的小韩队长的气势还没能强大到能压住仅小自己几岁的小伙子们,他有些不满地看着领头的季冷,季冷有些歉意地嘿嘿一笑,抬抬手示意自己会注意保持安静
韩文清目光一扫 就看到了跟在队尾的张新杰
相比其他叽叽喳喳的学员,张新杰显得淡定多了。虽然他的脸上也同样洋溢着兴奋,但他并没有与其他人交流见解,始终安静而认真地打量着霸图的内部构造
然后两人的视线相撞
张新杰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眼神里有一些慌乱,有一些惊喜,也有一些疑惑。最后他礼貌地冲韩文清笑了笑,用口型说了一句“韩队好”
韩文清愣了愣,判断出对方的口型之后,点了点头作为回应
两人的第一次交流,无声的开始,无声的结束

韩文清第二次见到张新杰,是训练营的教练说有一个很好的苗子,玩牧师的,问他要不要见一下。韩文清说好
然后张新杰被领着,带到了韩文清面前
韩文清记得这个人,但却是第一次近距离看到他。面前的男生留着一头柔软的黑色短发,戴着一副黑框眼镜,长得很斯文,但坚毅的眼神和近一米七发身高让他看起来并不好欺负
“韩队好,我叫张新杰。”
韩文清伸出手,握住了这只有些冰凉的手

第四赛季,张新杰出道
没有人注意到霸图的战术思想随着这位“奶爸”出现,在悄然进行着改变。但对于初出茅庐的张新杰,压力与难以克服的紧张感实打实地让他觉得有些体力不支。在一次客场作战后,为了第二天的复盘,比赛一结束霸图众人未做停留,风风火火地赶上了晚间归程的飞机。飞机上韩文清坐在张新杰旁边对当天的比赛进行简单的复盘与分析,讲着讲着,张新杰那边突然间没了声
韩文清扭头一看,发现张新杰虽然仍旧端正坐着,但眼睛已经闭上,呼吸平稳,显然已经睡着了
韩文清看了看表,已经接近十一点半了。他很清楚这位新队员的作息,能和自己谈了几分钟几乎是极限。他盯着张新杰微皱的眉头看了一会儿,伸手去关了灯。队长这边的灯突然熄了,众人纷纷好奇地望过来,又被韩文清瞪了回去,乖乖地也把自己的灯给关了
韩文清问空姐要了一张毯子给张新杰盖上。在给对方取眼镜时,张新杰皱了皱鼻子,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呜咽。韩文清以为把他弄醒了,却见张新杰脑袋一歪,靠到了韩文清的肩上
韩文清不敢动了,捏着眼镜的手僵在半空
他大气不敢出,悄悄地去瞄张新杰。昏暗的光线下,张新杰的五官模糊而柔和,刘海因为眼镜被摘下而有些凌乱,看起来睡得挺安稳的
韩文清小心翼翼地扶了扶张新杰,让他靠得更舒服,然后自己也盖好毯子,闭上眼睛
机舱内响起此起彼伏的呼吸声,但没人知道霸图队长被喷在脖颈上的温热鼻息搔得心猿意马,毯子下的手掌心湿热,紧紧握着别人的眼镜

韩文清回到宿舍,发现自己身体的不对劲

他有反应了

他不动声色的找出换洗衣服,进了卫生间
然而在冷水的冲洗下,他的下体有愈发精神的趋向。韩文清盯着看了一会儿,抬头看到架子上的一瓶沐浴露

这瓶沐浴露是张新杰正式入队后买的。正式队员要搬到战队的宿舍,季冷美曰其名增进友谊,把陪张新杰采购日用品的任务强加给韩文清
韩文清黑着脸接受了任务,两人在超市里默默地走着,在沐浴露的货架旁,韩文清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为什么不买那个?”
张新杰顺着韩文清的眼神望去,发现自己买的沐浴露还有两瓶捆绑的优惠促销装。张新杰没想到韩文清还有这么“勤俭持家”的一面,他犹豫了一会儿,问道
“韩队,你也用这个牌子的沐浴露吗?”
韩文清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
张新杰把推车里的一瓶沐浴露放回架子上,换了一组两瓶装的

韩文清其实并没有用过这个牌子的沐浴露,买回来之后也只是放在架子上当摆设。今天不知怎么的,在转头的一瞬间,韩文清就注意到了它
他犹豫着伸出手,拧开了压缩泵,挤了一大坨到自己的掌心里
沐浴露是无香型的,瓶身上写着有滋润肌肤的效果,所以躺在手心里的液体黏糊糊的,在灯光下泛着异样淫糜的色彩

神使鬼差地,他将沐浴露抹到了自己涨得难受的下身,就着滑腻的液体开始抚慰着自己。花洒喷出的冷水在韩文清臂膀上激起水雾,带着他滚烫的温度落回肌肤,仿佛飞机上那撩人心痒的湿热鼻息
沐浴露因为摩擦而起了不少泡沫,全数糊在了韩文清的手心和忄生器上。随着一声闷哼,浴室里只剩下哗哗的水声和喘气声,韩文清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角通红,说不清是水流入眼睛的刺激,还是压抑欲望的憋屈
他冲洗干净手上乱七八糟的东西,用水呼噜了一下自己的脸,盖着眼睛叹了一口气

他不得不承认,他对张新杰有了非分之想


第四赛季,霸图终于击败宿敌,夺得了总冠军,随之是霸图的两位老队员宣布退役,这让原本应该喜气洋洋的庆功宴多了几分离愁
经理小心翼翼地往选手们的桌上放了几听啤酒,见韩文清没表态,便把酒杯也放了上来
战队经理和霸图的第一期队员都是老相识了,对于经理的敬酒没有人拒绝,特别是季冷和李艺博,宣布退役后便没了顾忌,更是一口干了
喝了酒,话匣子就打开了。大家不敢对韩文清开太大的玩笑,纷纷集火新上任副队长的张新杰。面对前辈们的热情,张新杰抵挡不住,两三杯下肚已经有些上脸了。生活习惯自制的张新杰接触酒精的机会少之又少,两三杯酒已经让他目光有些溃散,不怀好意地前辈们正想逗逗他,却被韩文清突然出声给打断
“行了!明天他还要复盘!”
“复什么盘,新杰都喝醉了,能不能让人家好好休息一下。”
韩文清拍了拍张新杰的肩膀,对方回过头,有些迷茫地看着韩文清

看来真的有点喝多了

“我送你回去。”
韩文清摸着张新杰站起来,架着他往外走,不理会背后季冷不怀好意地嚷嚷

张新杰看着瘦弱,其实挺重。韩文清把几乎是飘着的张新杰送回房间时,自己也热得出了一身薄汗
他把张新杰放到床上,却被对方拽住了手臂

“怎么了?”
张新杰拽得很紧,韩文清挣脱不开,不明所以地问道

张新杰盯着韩文清,先前迷蒙一片的眼睛此时冒着精光。他粲然一笑,说

“韩队,你是不是喜欢我。”

肯定句,充满自信的判断

他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呢?

韩文清还没想明白,两人就已经纠缠着吻到了一起。两个都喝了酒的人不记得是谁先主动,等回过神来时,张新杰已经被韩文清按在床上,单方面、急剧侵略性地亲吻着

张新杰憋气憋得难受,他捶了捶韩文清的肩膀,将他推开。两人喘着粗气互相对视了一会,又重新亲在一起

这一次,韩文清甩掉自己的鞋,跨坐上了张新杰的床,跨坐到张新杰身上。初经情事的两人胡乱的扒着对方的衣服,终究是张新杰的衬衫落了下风,率先露出了雪白的胸膛

“你要不要先去洗个澡?”

韩文清舔舐着张新杰的脖颈,手已经探入对方的裤子里,尝试着将裤子一起扒下来。张新杰在尝试脱对方的运动衫失败后,也转而去扒韩文清的裤子。他用手掂了掂韩文清鼓囊的一大包,说

“我只有护手霜,在柜子里。”

这算是对自己的提议的拒绝,更是对自己的邀请。韩文清将张新杰裤子扒下来后,把人翻了个面,伸手去够张新杰的床头柜,摸出一只护手霜
他听说后入式对于第一次不会太痛,为了给张新杰一次美好的第一次体验,韩文清选择了这个姿势,并挤了将近半管的护手霜给张新杰进行扩张。他一边小心翼翼地揉搓着张新杰未经人事的后面,一边忍得快要爆炸的时候,张新杰勾起脚,轻轻地踢了踢他

“你再不来,我就要睡了。”

在此时韩文清有些感谢灌了张新杰几杯酒的人,他掏出了自己的东西,贴近了自己细心扩展过的入口

“我进去了?”
他的声音被欲望磨砺得嘶哑

“嗯。”
张新杰把头转回去,埋进枕头里

[喻黄]橘子味汽水儿 中下

*我流ABO
*老套的青训营时期
*来自吃饭时的一个脑洞
*我错了我以为三章内能完结

八百年前的上 
五百年前的中

你曾经讨厌的东西,也许到最后会成为你的挚爱

受到感应似的,喻文州也回过头,两人的视线再次相撞,可是这一次喻文州很快把头扭了回去

“切。”

黄少天用力地用勺子戳了戳碗底

喻文州的性格算不上太活泼,再加上天生自带信息素的味道,和训练营里的人算不上要好也没有什么冲突

但在开放第一次夜宵的那个晚上后,有什么东西在悄悄改变

先是黄少天吃饱后回到训练室,大声而语气浮夸地询问身边的人有没有闻到奇怪而难闻的味道,然后动作夸张地深吸一口气,又掩住口鼻说训练室也有这种味道

“就是那种脏脏的海滩上海水的味道,吃东西的时候闻到真是倒胃口,怎么连训练室也有,是不是你们谁偷偷带夜宵回训练室吃,方副都说了不许带东西回训练室吃了。不对呀夜宵明明没有鱼粥为什么会有这种腥味,是不是你们谁偷偷带了咸鱼来训练室啃天气太热发臭了!哈!看我不把你给揪出来!”

说完黄少天背着手有模有样地在训练室里走,这闻闻那嗅嗅

有人没忍住偷偷笑出声

“黄少你是狗吗?”

“去去去,我这是为了维护训练室的良好环境。”

说着黄少天已经踱步到了从头到尾没看过自己的喻文州身后

“真难闻。”
“什么?”
喻文州手一顿,眼睛仍盯着屏幕
“我说!你的信息素!真难闻啊!”
喻文州抽抽鼻子,对方酸酸涩涩的信息素的味道也钻进鼻腔,有些呛人
他想和对方说你的信息素也好闻不到哪里,但最终只是回了一声哦

这一声“哦”点炸了黄少天的暴脾气,他一把按住喻文州的肩膀,强行把人转过来
即将完成的训练被人突然的一下打断,一切又得从头再来,喻文州心情也不是很好。他拍掉黄少天按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突然站起身来,两人的额头狠狠地互相撞了一下,海水与青橘的味道纠缠在一起

“嘶—”

黄少天吃痛地后退一步,正想破口大骂,看到那双翻涌着怒火的眼睛时,话又生生卡在了喉咙

“你有什么事吗?”
喻文州语气不善

黄少天噎了一下,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
“你的信息素味道太难闻了,影响训练!”

“那也只影响了你一个人。”
喻文州立刻怼了回去

两人的额头顶在一起,仿佛两头初生的牛犊对峙着。但这个姿势太过暧昧,说话间湿润的吐息舔舐在对方的唇上,使得明明是恶狠狠的吵架多了一份旖旎的意味

黄少天脸一红,把人猛的推开。喻文州措手不及,被推得一个趔趄,后腰撞到了椅子,痛得他眉头紧皱,桌上的杯子也被撞翻了,洒了一地的水

“你们在干什么?!”

魏琛突然出现在门口,冲着围在一起的人怒呵一声。众人连忙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继续没做完的训练,人群中央只剩下一个蹲下默默收拾着水渍的喻文州,和一个面红脖子粗的黄少天

“你们两个,搞什么呢?”

喻文州没出声,黄少天看看他,又看看魏琛,哼了一声扭头回了自己的位置

“嘿,你这小屁孩。”

魏琛走过去,帮喻文州捡起湿纸巾丢到旁边的垃圾篓里,又瞟了一眼对方胸口的训练牌,拍了拍他的肩,嘱咐对方好好训练,然后气势汹汹地教训黄少天去了

到了休息时间,黄少天被一群人簇拥着走出训练室,跨出门前,黄少天脚下一顿,转过身来

“喂!”
他冲着角落里的喻文州喊

喻文州抬起头,看到对方笑得恶劣,嘴角不怀好意地弯了弯

他听见黄少天拖长了音调说着

“吊—车—尾——”

我爱他!!!!!!!!!!!!!!!!!!

[喻黄]橘子味汽水儿 中

*我流ABO
*老套的青训营时期
*来自吃饭时的一个脑洞
*我废话真的多,还跑题...

很久以前的上

你曾经讨厌的东西,也许到最后会成为你的挚爱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看向了这边。黄少天和男生的目光像两把利刃在空气中碰撞、交战,擦出一道道火花。剑拔弩张的气氛,所有人都以为即将要爆发一场争吵时,有人率先收剑入鞘

喻文州没有说什么,看了黄少天几眼时候垂下眼,把头转回了电脑前。这边已经磨好剑准备大战三百回合的黄少天生生憋住了这口气,气鼓鼓地像是河豚。他的确是想吵架,但一想是自己先主动招惹人家,吵起来无论结果如何,理都不在自己这里。于是黄少天做了一个深呼吸,转过身对着把脸都望过来的人摆了摆手

“都来统计一下开了夜宵大家想吃什么啊,统计好了列个单子给魏老大。哎我先说吧我要叉烧包奶黄包红豆双皮奶……”
“天哥天哥慢点等我找张纸!”

训练室里又重新热闹起来,仿佛方才那张诡异的冲突不曾发生

喻文州再次从电脑前抬起头,看向了那个毛茸茸的后脑勺和充满活力的背影

“嘿,天哥,那个什么州和你发生了什么?”
“什么什么州?你话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你说得是谁?”黄少天捏了捏手里的纸,皱了皱眉:“刚刚那个?”
“对呀对呀,”那人点点头说:“他和你一样一来就带着信息素的味道。”
“他身上也有信息素的味道?那或许是因为双A相斥,我提前讨厌他了。”黄少天挠了挠鼻子,又说:“今天中午是我冲动了,以后我会控制住的,毕竟是未来的队友。”

黄少天自带的信息素和强劲的表现已经让所有人都认为他将来会是个alpha,而alpha在荣耀里大多担着足够强力主力,联盟里的强队里也多是alpha队员,于是就产生了“训练营里的alpha就是将来的正式队员”的说法,虽然过于绝对,但依旧影响着各训练营里的训练气氛,各站队都在努力强调自己的战队招收不带性别歧视,否则联盟里就全是alpha的天下

蓝雨食堂的夜宵终于在万众期待下开始供给了,离夜宵开发时间还有三分钟的时候,训练室里的小年轻们纷纷开始躁动,原本安静的训练室一时间充满了悉悉索索的讲话声。尤其是黄少天,屁股一直在扭来扭去,仿佛电脑椅变成了烫人的煤气灶,还时不时探头去和周围的人交流一下今晚想吃的东西

主机位上的魏琛突然咳嗽一声,大家又重新坐直了身子闭上了嘴。魏琛放下鼠标,从衣服口袋里摸出包烟,嘴里叼着一根便慢悠悠地站起身走出门去

“靠!魏老大你提前偷溜!作弊作弊!!!”
根本就没在安分训练的黄少天瞟到一出门口就偷偷小步跑的魏琛,立刻大叫一声,眼疾手快的把训练摁了暂停,一推凳子冲了出去

黄少天一动,所有人呼啦一下全跟着冲了出去,纷杂的脚步声从训练室一直奔向饭堂,其中还夹杂着黄少天和魏琛的大呼小叫。方世镜看着训练室里撞得乱七八糟的椅子,无奈地叹了口气,却发现角落里还有一个人在训练

方世镜走过去,发现是一个手指很好看的男生,正专注地盯着电脑屏幕做着基础训练。方世镜定睛一看,发现对方正在做第八套,相比其他人落后了两套。虽然男孩的操作很认真,节奏把握得也不错,但是实在是太慢了,手速是一个职业选手的硬伤。方世镜摇摇头,有点可惜这么一个努力认真的人,下次就见不到了。他悄悄地走开,临走前看了一眼对方的账号名,ywz081

食堂里叮叮当当响起勺子敲在碗上的声音,还有各种嘻嘻笑骂的声音。作为第二个到达饭堂的黄少天自然收获不少,他一边吃着手里的奶黄包,一遍含糊不清地痛斥着魏琛凭借自己队长的权利提前偷溜来饭堂的不要脸,说得口渴了又噘着嘴嗦了一口双皮奶

突然一股海盐的味道透过食物的香气钻进了黄少天的鼻子里,他皱了皱鼻子,说:“你们有没有问到什么味道?”
其他人停下进食,认真吸了吸,疑惑地摇摇头:“没有啊。”

黄少天张望了一会儿,喻文州排队的背影撞进他的眼里

“怎么又是他。”

黄少天皱了皱眉

[喻黄]橘子味汽水儿 上

*我流ABO
*老套的青训营时期
*来自吃饭时的一个脑洞

你曾经讨厌的东西,也许到最后会成为你的挚爱


16,17岁的少年,正是性别二次分化的时期
而蓝雨青训营里,多的正是这种少年
一次分化后大多数人的性别被判定为beta,身上几乎没有什么味道,也有极少数的人在一次分化后身上便开始散发出淡淡的信息素,这类人在二次分化后不是alpha就是omega
蓝雨训练营里也有这类人,一个是喻文州,一个是喻文州
喻文州来到青训营前,刚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次分化。刚来报道时,魏琛多看了几眼这位身上散发着淡淡海水苦味的少年

但喻文州所引起的注意,也暂时到此为止了。因为另一位也带着信息素的少年,有着更夺目的光芒

与喻文州不同的是,黄少天是被魏琛从网游里带回来的,网游里的黄少天有些鲁莽,铺天盖地
的文字泡和魏琛垃圾话互喷,但在横冲直撞如狂剑士般的进攻之间,往往会杀你一个措手不及
当黄少天被领进青训营时,有些涩涩的青橘气息跳跃着钻进了每个人都鼻腔中

活泼开朗的黄少天很快与青训营里的各位打成了一片,大家都是年纪相仿的人,再加上常居榜单第一的成绩,青训营里凡是比黄少天小的,都叫上了一声“天哥”。小孩子一旦形成了小团体,便会有仗势欺人的现象,而被一声声带着口音的“天哥”哄得有些飘飘然的黄少天,真有了一种黑帮大当家的感觉,走路都要横着走了
黄少天的性格本身并不恶劣,但青春期的叛逆与狮子座与生俱来的骄傲,在第三次从外面叫外卖回训练室吃的时候,被副队长抓了个现行

“行啊你小子,带头违反队规?”
魏琛靠在队长位置上的椅子上,叼着一根没点燃的烟,一点威严都没有的训着话

黄少天和一干小弟们站在桌前背着手,低着头盯着脚尖。站在最前面的黄少天翻了翻白眼,吐吐舌头

方世镜曲起指节叩了叩桌面,把所有人的视线吸引过来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根据举报,这已经是你们第三次带外卖进训练室。”

“举报?”
捕捉到这个字眼,所有的人都把头抬起来了
“谁举报的?”

方世镜皱了皱眉,说:“谁举报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违反队规带食物进训练室,食物的气味影响到了别人的训练。”
“没影响啊方副队,在训练室谁没偷吃过东西啊!”
“就是就是!”
“不信方副队你去问问其他人。”

看着面前闹哄哄的一群小朋友,方世镜眉头皱得更深了。魏琛也被烦得有些受不了,大掌在桌面上拍了几下才把场面镇住

“小崽子,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带外卖到训练室?”
“因为饿啊,刚刚不是说了吗?”
“你不吃晚饭?”
“吃了,可是还是饿啊。晚饭是在五点吃的,晚上要训练到十点,是个人都会饿的吧。你饿吗?你饿吗?你肯定也饿吧!”
黄少天问了周遭的同伴,所有人都配合地用力点头

“你看嘛魏老大,到了点大家都很饿了,吃点夜宵垫垫肚子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黄少天眨了眨眼睛:“难道魏老大你们不饿吗?”

“呃...”魏琛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饿啊...”

黄少天一拍手,又两手一摊:“那不就是咯!”

方世镜轻咳一声,又说:“可是训练室内严谨带有气味的食物,这条队规就贴在训练室里,你们没看到吗?”
“看到了,可是我们饿呀!”

“那这样吧,”魏琛搓了搓手,说:“以后九点,饭堂开个夜宵。”
“魏老大万岁!”
“魏队你真好!”
“嘿嘿,”黄少天笑得咧出一排大白牙:“其实魏老大也想光明正大的吃夜宵吧,这算不算假公济私?”
“你小子!”魏琛佯装生气,呼噜了一把黄少天毛茸茸的脑袋

“哎,天哥,你说是谁举报我们啊?”
“我怎么知道。”
黄少天把双手交叠在脑后,站定想了想:“训练室有谁不吃外卖的?”

众人面面相觑,都摇摇头
“没有吧。”
“开始有人不吃,后来大家都吃了。”
有人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难道有人背后阴我们?”

“不,有人没吃。”黄少天摇摇头,继续向训练室走去

回到训练室,一宣布开夜宵这个消息,众人一片欢呼。但在一片欢呼声中,黄少天的视线却忍不住向角落里一个安静的男生飘去,巧的是,那个男生也正看着自己
望进那深如幽潭的眸子里,黄少天没来由的一阵烦躁

“看什么看!”

黄少天脱口而出

啊啊啊啊啊啊我不管我要做第一个repo的人!!!
在学校收到的,就在智能机上交死线前拍了照!
实在是太太太太太好看了!哭着表白太太!剑诅一万年!喻黄一万年!
纸张手感非常棒,印得也非常清楚,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黄少的单独一张比较小_(:з)∠)_
继续表白太太!!!!
@MuMu

是这样的

作为一名高三狗,明天开学

所以lof暂时不会有更新了,取关随意,留下也行

感谢你们曾经来过,希望我们一如既往地爱韩张

么么啾









也可能会周更

硬直太太的双张兄弟设定太带感了!

扩展一下这个脑洞

张家兄弟:个体户小老板的张佳乐哥哥和刚上大一的张新杰弟弟

孙家兄弟:自主创业的孙哲平大哥和同样刚上大一的羊习习弟弟

老韩依旧是退伍军人当生活教官的设定

cp是双花和韩张

这么看来只有羊习习是单身了,心疼两秒

仍在构思,别太期待_(:з)∠)_

关于[羊入虎口]的一些自我小总结

p1全文字数,p2脑洞来源

占tag致歉

当我给结局敲下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心情是很开心也有些不满足的

其实我写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挺久了,原创也有,同人也有,从初中开始就会在自己的作业登记本上记下了各种各样的梗,想着中考完再写
结局可想而知,考完就堕落了一个暑假,也不是说没写,每个都写了一点,凑在一起也有几万字,但全都流产了

对,全部都,死于草稿了

韩羊入虎口算是我第一部完结,也是我第一部公开发表的同人文,虽然每章都很短,还两天一更(⑉・̆⌓・̆⑉)
很感谢从我非常简短的第一更到最终章一直给我评论和小心心小蓝手的你们,帮我捉虫的你们,帮我找出bug的你们,甚至催更的你们,能和你们一起喜欢上韩张真是太好了,给每人一口大亲亲♡ͥ (⁎❛⃘ੌ દ ❛⃘ੌ⁎)♡ᵕ̈*

自我检讨了一下,其实写得真的不怎么样,写不出韩张万分之一点美好(。•́ωก̀。).。oO不熟练的语言应用,一不小心把虎和羊写成人的感觉的ooc,有点可惜这么聪明的脑子想出来的梗(不要脸)